iTechMovie
电影,数码,生活
「流水账」在北京到公司复工的第一天

年后在家远程办公了两周后,公司通知这一周要到公司上班。迫于无奈,请了三天年假在家又远程办公了三天后,还是极不情愿的去公司了。

早上骑车去地铁,路上没看到别的电动车,机动车倒是和以前一样不停地在我旁边呼啸而过,路上也有没戴口罩的大爷大妈悠然的走在路上。路边一个经常聚集了四五个老大爷的象棋摊居然也恢复了营业,有些地方可是一家人打个麻将都要被砸桌子的。

到了地铁站的非机动车停车场,往常这个时间点都停地满满当当,今天居然在入口附近就停好了我的电驴。进入地铁,除了一个出站的,我没看到其他人和我一起进入地铁。安检的人戴着护目镜测一次体温,但是过书包的安检仪有没有消毒我就不清楚了。

地铁车厢的人寥寥无几,一个人可以坐一排,我在过年期间也没有见过北京有这样的场景。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,我可能是万中无一的必须到公司的开工锦鲤。虽然有座,但我还是选择站着,换乘爬楼的时候我也尽量选择步行楼梯。

到了公司大楼,测了两次体温,一次脖子一次手腕,都是34度。测温的物业不甘心,又让我撸起袖子测了一次,35度。这样如此离谱的测温有啥意义。

进入公司,我又被测了一次温,贴心的保安大哥给了我洗手液。到了工位上发现我桌子上还有我一个年前戴过的一个口罩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口罩是N95的,被我随手丢在一边。现在不一样了,我把它收进抽屉,准备再用一段时间。

中午吃了统一配送到办公楼的一家饭店的饭,简直难以下咽,躲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草草吃了几口就扔掉了。我决定从此还是点外卖或者自带吧。

口罩戴到这个时候,我已经有点难受了。耳朵疼,胸闷气短,总想摘下口罩用力呼吸几口。下午公司发了口罩,换上后耳朵更疼了。每隔一段时间我得整理一下口罩,让耳朵放松下。手头的工作就这样被不停的打断。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,我此刻只想赶紧回家,痛快的呼吸。

回去的路上看到当当复工有员工感染的新闻,希望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当当。

扫码关注公众号iTechMovie,不错过每一篇文章

iTechMovie